遊戲陪練市啵啵電影網場規模達百億 王思聰每小時收666元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9
  • 来源:三级黄视频免费播放_三级黄视频免费播放级_三级黄线无插件在线播放

每經記者:許戀戀 每經編輯:杜 毅

隨著電競產業發展,電子競技陪練師成為官方認可的職業,遊戲陪練群體也逐步走向臺前。經過過去幾年的資本爆發、平臺“百團大戰”,以及淘寶、虎牙、鬥魚的入局,遊戲陪練正逐步走向平臺競爭的新格局。

“一開始出國時間很多,想找別人一起開黑,就在比心上找人一起玩,後來發現自己也可以接單,就慢慢開始瞭。”比心昵稱為“小憂”的一位00後如是向記者表示,其是來自美國西雅圖的遊戲陪練,剛上大一,目前已從一個小白用戶變成頗受歡迎的遊戲陪練大神,最近她也沒閑愛情公寓著,有空就接單,賺零花錢。

“小憂”今年19歲,她告訴記者,雖然是兼職陪練,但她在遊戲陪練平臺比心陪練上接單的收入,已能夠覆蓋在西雅圖的日常開支。像“小憂”這樣的遊戲陪練,在比心上,有約300萬的規模,不少是全職陪練。

比心陪練副總裁杜明江在接受《每日經濟天龍八部新聞》記者專南海首次發現鯨落訪時表示,作為仍處在高速發展階段的成長型市場,遊戲陪練現階段市場規模已達百億左右,且呈現兩極分化的局面。

有人花308萬元找陪練

“小憂”目前是兼職遊戲陪練,當被問到是否會將遊戲陪練作為全職職業的時候,她笑瞭笑說,自己才大一,還沒想那麼長遠。“能將興趣愛好用在掙錢上,給父母買點禮物,就很滿足瞭。”

和“小憂”不同,比心昵稱為“建剛蛙”則是一位90後,其已將自己的職業重心轉移到瞭遊戲陪練上。在成為一名全職遊戲陪練之前,她是某省級電視臺員工,業餘時間愛打遊戲的她偶然接觸到瞭遊戲陪練,隨後下決心辭掉瞭外人眼裡頗為風光的工作。

“一開始傢人還是很不理解,但後來做遊戲陪練的收入超過瞭原來的收入,傢人也就慢慢接受瞭。”“建剛蛙”告訴記者,她現在每個月簡單接接單,收入輕松過萬。

軟萌的“小憂”和利落的“建剛蛙”,是兩種不同類型的遊戲陪練。小憂將普通的愛好轉變成能賺錢的兼職,順便解決瞭移民後的孤獨問題;“建剛蛙”則是將遊戲陪練作為新的職業生涯起點。“建剛蛙”告訴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,很多人認為遊戲陪練是青春飯,她並不這麼認為,未來也會在陪練領域找到更適合自己的職業規劃。

據瞭解,處在金字塔頂端的遊戲陪練收入能達到百萬元以上,不少人月入過萬元是常事。此前陪練平臺撈月狗曾透露,平臺上遊戲陪練月收入最高達到十幾萬元。根據比心公佈的《遊戲陪練白皮書》,平臺上已經有接近150萬遊戲陪練賺到錢,其中全職平均月收入7857元,兼職平均月收入2929元。有意思的是,定價最高的遊戲陪練大神是IG戰隊退役選手王思聰(比心昵稱:ig.wxz),陪練《雲頂之弈》收費666元/小時。

杜明江表示,年入百萬元的陪練大神,收入是相對多元的,訂單收入隻是一方面;另一方面,一些頗具潛力和特色的遊戲陪練大神,有機會通過平臺輸送到合作的短視頻MCN機構,擴大影響力,從而帶來更多附加價值。

上述白皮書顯示,超過2/3願意找遊戲陪練的用戶是95後,也有不少用戶消費能力驚人。以比心為例,2019年度,比心陪練平臺訂單消費金額最高的“金主爸爸”花瞭308萬元找大神陪自己打遊戲。

杜明江表示,年輕一代消費觀念更開放,爆款手遊帶動遊戲用戶基數增長,兩大因素共同推動遊戲陪練這一新興行業的崛起。“這些有陪練需求的用戶,一方面想贏,快速獲得遊戲的勝利感,另一方面也是解決陪伴的訴求,很多年輕人畢業後,很少能和上學時代一樣隨時和好朋友開黑瞭。”

在與遊戲陪練交流中,記者註意到,無論是90後還是00後,無論全職還是兼職,他們都將“陪人打遊戲”視作一種正常的職業選擇。從這個維度來看,遊戲陪練,無疑成為Z時代的職業新選擇之一。

紅杉、啟明等資本入局

遊戲數獨陪練平臺,是一個專屬中國遊戲市場的現象。2014年以後,以魚泡泡為代表的獨立APP出現之前,遊戲陪練主要存在於一些遊戲公會。杜明江介紹,從資本角度看,介入較多的是2017年~2018年,是行業第一波爆發期。

從縱向時間線來看,2014年~2015年是遊戲陪練平臺的“萌芽期”,當時隻有幾億元的市場規模,競爭並不激烈。2017年,有多款相關APP入局,被行業人士戲稱為“百團大戰”。當時也有媒體把2018年稱為遊戲陪練“元年”,頭部平臺開始加大投入,優化模式。此過程中,也有平臺因為經營理念關系,即使拿到資本支持,也逐漸掉隊。

在資本對遊戲陪練平臺趨之若鶩的2018年,不少平臺拿到瞭可觀的融資。比心陪練2018年也宣佈瞭數千萬美元A輪融資,由IDG領投。暴雞電競在2017年拿到4500萬元A輪融資,由紅杉中國領投,2018年又宣佈瞭1500萬美元的A+輪融資,由啟明創投領投。撈月狗在2018年也宣佈瞭2億元的C輪融資,由天圖資本領投。

進入2019年,行業從“碎片化”進入“平臺化”階段,兩極分化的局面比較明顯。不少垂直平臺在拿到融資以後發展不順利,除瞭頭部平臺以外狄仁傑第四部完整版,其他平臺要麼銷聲匿跡,要麼步履維艱。

至此,資本的戰爭可以說已經接近尾聲,這是遊戲陪練行業的共識。杜明江告訴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,比心陪練從2018年開始,就保持瞭比較好的規模化盈利狀態,用戶增速也越來越快,因此對於資本方面沒有強需求,管理團隊將更多精力放在業務發展層面。

2018年,比心陪練曾經公佈,平臺月流水超過2億元。杜明江並未透露比心目前的營收規模,隻是向記者表示,2020年數據方面有明顯的上升。

一位資深行業人士則告訴記者,對陪練平臺來說,需要依賴爆款遊戲,這也是行業的瓶頸之一。爆款遊戲能夠一下打開陪練市場,給平臺帶來新機遇,但爆款是不可預料的。“從當下的情形看,進場的小玩傢基本已經沒有機會瞭,無論是用戶獲取難度,還是流量成本以及風控等,資本不會再向小玩傢傾斜。”

遊戲陪練平臺靠什麼賺錢?實際上,其商業模式並不復雜,簡單來說陪練平臺是一個撮合交易平臺,一方面是有需求的用戶,另一方面是希望通過技能變現的遊戲陪練大神。平臺在其中抽取傭金,一般是按照10%~20%來抽成。

遊戲陪練成巨頭戰場

資本圈地結束以後,行業進入瞭新的發展階段,垂直領神馬韓國電影域已經分出勝負,巨頭也看到瞭遊戲陪練的潛力。不少互聯網巨頭紛紛入局,2019年,淘寶上線瞭“淘寶陪練”頻道,隨後觸手、虎牙、鬥魚等也推出陪練業務,行業競爭進入瞭巨頭相爭的階段。

對於巨頭入局,不少頭部陪練平臺持樂觀心態。杜明江告訴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,從目前來看,巨頭進場以後,自身的增長速度依然是向上的。目前對流量沒什麼影響,因為市場夠大,大傢還是可以繼續做大這件事情。巨頭進場加速行業進化,教育用戶會變得簡單一些。

由於自帶的陌生人社交屬性,遊戲陪練平臺受到質疑。一些掙快錢的平臺有一些擦邊球行為,導致不少陪練平臺曾遭遇下架風波,有些就此消失。

杜明江回憶到,比心陪練剛贊助IG電競俱樂部的時候,不少人對遊戲陪練行業的態度是排斥的。雖然從遊戲陪練的角度看,平臺為用戶和玩傢創造瞭技能變現的可能性,但另一方面,在大的遊戲群體來看,仍然存在質疑的聲音。

“至少虎牙、鬥魚、淘寶這些大平臺北京昨日新增例會珍惜自己的品牌,來好好做陪練這件事。”上述從業者表示。

對於未來發展,陪練平臺一方面在用戶的擴張上下功夫,另一方面則需在電競領域深耕。比心陪練公佈的2020年一季度數據顯示,遊戲陪練大神在過去一個單季,新增超過102萬人,累計註冊用戶突破3000萬。杜明江告訴記者,未來3年~5年希望能夠做到2億的用戶規模。

在電競維度,則需加強和俱樂部的合作。陪練平臺受益於中國電競的快速發展,比如IG在英雄聯盟S8奪冠時,比心陪練當月LOL訂單量翻倍。電競也逐漸得到主流媒體認可,這對陪練行業來說,也是一個必須抓住的機會。

以比心陪練為例,目前已經贊助瞭14傢電競俱樂部。“希望借助電競俱樂部的正能量形象,實現精準的用戶轉化,同時也讓陪練行業越來越主流。未來5年,我們會持續投入至少1億~2億元用於電競俱在線a視頻網站樂部贊助合作,或電競賽事的合作。”杜明江表示。

每日經濟新聞